換了個版本,倒不是因為歌不好聽
而是這首歌原來是 Eric Clapton 寫給他過世的孩子的
現在放在這裡…感覺不對!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講究這個?


這幾天雖然很忙,但是…音樂仍是我唯一的慰藉
回到了台北,  還有弟弟的發燒音響可以好好聽音樂
說是放鬆嗎?倒不如說是冥想……想好多好多事情
音響開一整夜,我就坐在椅子上一杯咖啡到天亮


說真的!我好想點支菸
戒菸快六年了,現在我卻好想再抽一口
我從不覺得我戒菸成功了,因為…我在某個時候還是會想再抽抽
說是尼古丁作祟,倒不如說是……我想「回到某個時候」
想著國中時候的偷抽菸、高中時候的常抽菸、大學時候的公開抽菸
這時,有了音樂、咖啡…就差一根菸了
彷彿手中有了根菸,我可以名正言順的表達我的「沉思」甚至是「心事」
這幾天,有著跑不完的儀式、習俗
悲傷……我沒有時間去悲傷
我不能悲傷!老爸爸還在身旁,我能悲傷給他看嗎?當然不……


真正感到懷念與黯然,反而是坐在音響前
努力的回想從小到大的一些事情
這幾天下來,身體真的是吃不消
從人馬雜沓的大廳到靜得不能再靜的房間
沸騰與凝結都只是瞬間的事
我都一一去嚐試了


一直到現在,我沒流下一滴淚
從獨自一人開夜車趕回台北
坐在靈前助念、淨身、著衣、化妝、扶靈、迎靈
我從站著到跪著,累了就坐著,然後再站起來、再跪下……
我的表情一定是木然的,我的腦中在想什麼?
我忘了!……真的是忘了!
空白嗎?也不是!
就是忘了我在想什麼


真正的悲傷…是哭不出來的…
我其實在等…在等情緒潰堤的那一個時刻到來
好奇吧!
我好奇自己在「哪一個點」發生時,會情緒崩潰
會無法自我的大哭?小哭?啜泣?流淚?
而那時,我會想找誰倚靠?在誰面前哭泣?


那一天,帶著全家人到母親最後一個落腳的家去參觀時
我突然發現自己像是專業的觀光團領隊般的解說著
就差沒有講笑話、說團康術語般的環境介紹
像是急著要將媽媽的家,完整、詳實的告訴我的親人們
「你們不必擔心,媽媽住在這裡會很舒服」
我的表情是豐富的、我的手勢是多樣的
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我是銷售員、會以為其他人只是來參觀的
沒有感傷的氣氛
只有滔滔不絕的說明以及……
「這樣懂了嗎?」
「還有其他問題嗎?」
我中毒了嗎?
連安排母親的身後事我都像在救國團辦活動一樣
寫流程、排器材、人員定位、跑公關、租借場地、採買
一個應該是很繁瑣、紊亂的事情
怎麼可以那麼有條不紊的辦著?
這時的我,會不會理性過頭了?會不會少了那一份哀慟的感性?
同樣的靈堂,看了其他人亂亂的佈置後
我竟跟弟妹講
「桌子不大,我分作九宮格區塊,這裡擺……那裡不要動……另外……」
然後,哪裡該擺什麼就這樣就定位了
「孩子折的紙鶴兩隻就好,兩邊對稱擺」
「祭品按大小擺、按乾溼擺……」
「媽媽的相片不要作光面的!」(因為我不喜歡光面,我堅持不要和其他人一樣)


這首歌…與其以 Eric Clapton 滄桑的聲音來聽
倒不如現在這種 Jazz 的表達方式,不會感傷
像是我現在的心情一樣
只有一種莫名的故作慵懶,一種極度悲傷下的慵懶表演
就像是一個在外受了委屈的孩子
回到家不敢向父母親訴苦,深怕自己的委屈會讓家人知道
一直等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後,才躲進被窩裡,抿著嘴、難過的留著淚
在難過流淚前的這幾個小時,表情是輕鬆的、行動是慵懶的
就怕被人看出破綻,看出我在難過
一切的做作,都只是為了等一下可以好好的釋放、痛哭一場


以前哭過太多次了
看 Walking Tour 哭、在榮總候診大廳哭、在 Starbucks 哭、連聽珊妹妹唱歌我都哭
現在,我是哭不出來?還是不想哭?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憋得住…那是代表我已經跳脫了?還是我陷得更深?
憋不住…那是代表我已經解開了?還是我陷得更深?
有答案嗎?


慢慢再說吧!


哪一天,凝結的心才會突然沸騰……


===============================================================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Would you hold my h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you help me st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ll find my way through night and day
Cause I know I just can't stay here in heaven


Time can bring you down
Time can bend your knees
Time can break your heart
Have you begging please, begging please


Beyond the door there's peace I'm sure
And I know there'll be no more tears in heaven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蝸牛 的頭像
小蝸牛

小蝸牛和小蛞蝓--兩個好朋友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