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文章隱藏起來或消音
那…當初就不必寫出來
敢寫,就應該讓人看到…

不否認,我有一點挑戰自己極限的味道
但是…我投降了
我真的投降了

本來我一直不想那麼早投降的
原因無他…因為我很想再體會「超載訓練」的感覺

我也曾告訴學生們
當體力和精神都壓迫到極限時,有一種東西就會被「擠」出來了

那就是……潛力

上個星期,我第一次因為超載訓練而爆發出來
那真是一種「爆」的感覺…

在辦公室裡,我就這樣子整個情緒宣洩了出來
一直以來,我不斷嘗試催眠自己
認為耳邊隨時聽著Billie Holiday、Diana Krall、Louis Armstrong、Lisa Ono 的爵士音樂
可以讓自己的心情平靜、安穩
沒想到…我還是破功了
而且,很難看的破功了

這樣是不對的!
我很確認,這樣的情緒反應、言語表達是不對的

不管是對人、對事
我都不可以這樣子肆無忌憚的大吼、搥東西
那代表了「不禮貌、沒修養」

至少!在我的傳統觀念裡,那的確是很不禮貌的

所幸的是,學生應該沒有看到那一幕

為什麼會爆發?
因為…我不能一直忍受有人質疑我

「那個xxx是怎麼回事?」

天知道啊…我怎麼知道是怎麼回事?

就好像是…有人隨時會質疑我
「凱達格蘭大道上面嗆馬的遊行現在是怎樣情形?你說該怎麼辦?」
「今天大盤漲80多點,聯電這個權值股卻是跌的,你怎麼搞的?」
「H1N1新流感現在日本有群聚感染了,你倒是說看看,這是誰的問題?」

8個月以來我不斷的面對突如其來的質問
我倦了、我煩了、我急了、我瘋了
那是一種精神壓迫、那是一種疲勞轟炸
我一直催眠自己,這是超載訓練,我做得到
事實上呢?
我什麼都做不到…

一開始,我期許自己能面面俱到
後來,我開始摸清了自己底細、我開始感到力不從心

一個星期只躺在床上睡2個小時、半夜抱著睡袋、帳篷跑操場
2天寫完一本筆記本、1天學會4個和弦、第2天上場吉他教唱40分鐘
7天畫了92張海報、3天完成一張五層樓的大海報
我可以右手高舉吉教歌單站著打瞌睡
我可以單手封閉吉他跑操場
我可以…我可以
以前,我可以如此的承受壓力

現在呢?我不得不承認,我不再是20歲出頭的小伙子
我有家庭、我有孩子、我年紀大了

上個星期,我的情緒爆到了最高點
我開始怨天尤人,我開始到處挑毛病
那是一個激動的、亢奮的時期

星期六,女兒告訴我想去中興大學看昆蟲展
一個小四的孩子會想去看展覽,做父母的感覺會是什麼?

當然好啊!不是嗎?

我想…沒有人會比我更混蛋的直覺回答

「爸爸累一個星期了,讓我好好的睡兩天…」

我很殘忍的、輕描淡寫的躺在沙發上魂不守舍的回答著
沒有去看孩子的表情

星期六一整天,我只清醒4個小時吧…

沒想到!我很自我沈醉的享受了難得的休息與睡眠
老婆問我「不回學校加班嗎?」

我也很自然的回答「管他去死…」

這是我的肺腑之言?
那個「他」是誰?是我自己?還是學生?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昨天老婆帶了孩子回台北出差
今天下班回到家裡,只剩我和女兒
坐在家裡的客廳,沒有開電視,只有電風扇的沙沙聲
難得家裡那麼安靜

一眼瞄到大門磁鐵下的那張單子,突然想到…

我的復健呢?…
我已經沒有去做了,頸椎復健,只去了一次

為什麼?

望了望正在寫功課的女兒…
我問了「昆蟲展到什麼時候?」
「已經結束了」…女兒也沒抬頭,給了我5個字
「喔…」我不知道該接什麼話了

為什麼?

環顧了家裡四周,海水缸的玻璃壁上長滿了藻類
多久沒清?我忘了…

為什麼?

案頭上的茶具也應該積了層灰吧…

為什麼?

陽台上的白鶴芋久沒澆水,已經都倒下了
沙漠玫瑰什麼時候開的花也沒注意到
唐印倒在一旁也不知有多久

為什麼?

從上星期的激動,到假日的累
今天,我卻感到了悲哀

我的生活怎麼了?
難道因為工作,我就變成行屍走肉了嗎?

以前,我會告訴自己…「我做得到!」
現在,我會反問自己…「我在幹嘛?」

如果這樣的工作能讓我有所發揮獲得掌聲,我寧願只照顧好我的學生
每當小延、睏寶、小強、大頭站在我的旁邊
我都很愧疚無法好好聽他們訴說問題、噴飯趣事
我知道…我最足以自傲的「後盾」「御林軍」,現在正慢慢的離開我
因為他們的指導老師現在眼裡只有趕東西、寫東西、趕東西、寫東西
不斷地趕東西、寫東西、趕東西、寫東西
頭都很難得抬起來一下
問我個問題…得到的答案幾乎千篇一律都是

「ㄟ…不好意思,我現在還沒有做、還沒有看,給我幾天時間好嗎?」

我已經不再運動了,早上送孩子上學後直接到學校
為的是8點到9點間有1個小時可以不受打擾
這1個小時要做什麼偉大的事情嗎?

不!只是要補做昨天傍晚下班不得不放下的工作

我想喊Help… 但不知道該如何喊?

「誰幫我弄一下教學卓越計畫服務學習……?」
「哪位有空幫我到國小談一下帶動中小學…?」
「那個冬令服務隊的結帳,哪一位可以……?」
想得到,但是我做不到
這個口,該怎麼開啊?

抬頭看了看大家,不都像是帶了好幾頂鋼盔正在戰場上衝鋒的戰士
這幾個不斷加上去的鋼盔絕對是個累贅,而且還是不防彈的鋼盔
大家都累…那種累!是心裡的累、是無奈的累
我要怎麼開口?
我怎麼能開口?

只要心裡的防線一脆弱,就會到處比較
為什麼有人可以那麼悠哉?
為什麼有人可以這麼活該?
為什麼以前都…而現在卻…

我不會鄉愿的告訴自己…現在比以前好!

人…之所以會緬懷過去,一定有其道理 

我不懂的是,我是緬懷以前的環境?還是以前的自己?亦或是以前環境下的自己?

謝謝
我知道這個機會是特別給我的

現在我確定不要了!

我不要因為這樣,讓家人和我有距離
我不要因為這樣,讓我放棄自己健康
我不要因為這樣,讓學生漸漸疏離我
我不要因為這樣,讓自信遠離我而去

我不差這一個職銜,我更不在乎那一點薪差
真的要賺錢,我自己有鑰匙
與其做事情讓上司重視,我則情願被學生尊重

我不希望讓工作變成無趣、變成機械式的趕、趕、趕
這個環境,真的都要這樣子不斷的趕東西、做資料嗎?

想一想…這個團體病了?
我說的不是小團體,而是這個「大」團體

這絕對是一種內耗、這是一種摧殘
是對身體、對心智的啃蝕
惡性循環之下,再有理想、抱負的人都會想走的

下一個是誰?誰又想成為下一個?

哪個環節出問題?

還是…哪裡是環節?

有人問我…「以後怎麼辦?」
當初我的回答是「且戰且走啊…」

現在呢?

我會告訴自己…

悠哉與活該…我選悠哉
悠哉的寫計畫、悠哉的推案子、悠哉的和學生聊天、悠哉的和家人在一起、悠哉的面對自己的身體

至於生病的組織…
既然沒人想去醫,就放給它自然死亡吧!

會不會有人想去醫?應該會吧…
但如果再提出一堆「計畫」「再造」「會議」…來醫它

那也是讓它死,只不過改為有計劃的謀殺罷了!

至於我…

我不玩了…
這個組織如果持續不變,如果讓我玩不下
我就回台北,回我的專業領域

家人、數字與分析才是我的最愛…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和小蛞蝓--兩個好朋友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