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良村…紅土 

今天,走在昌良村,走在令人鼻酸的土地上

大家的心情都很沈重

我們走訪了幾戶人家,只是很單純的家庭訪視

帶著簡單的東西

隨著村長的引導前進

 

慢慢的,服務員彼此的嘻笑收起來了

取而代之的是疼惜、不忍以及鼻酸

 

泰緬邊境,居住的是一群邊緣人

一群從中國逃到緬甸再輾轉過來泰國的人

姑且不論他們來這裡的動機

 

不得已的逃難、不得不的戰爭、不能斷的生活…都行

 

這 一些歷史的認知與印記

都深的烙印在他們的背上、他們的眼中

 

從他們的身上,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從自己的影子,彷彿看到了他們的身影

 

我刻意的走在隊伍最後面

想看看…

 

這一群像是打了敗仗的隊伍

這一群懷疑自己目的的隊伍

這一群想讓他們挫敗的隊伍

這一群找到自己鑰匙的隊伍

 

突然間,我發現了一件事

泰北的土…都是紅色的!

我不禁想起了那首歌…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黃色的臉孔有紅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懼
西風在東方唱著悲傷的歌曲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遊戲
每個人都想要你心愛的玩具
親愛的孩子你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尋那解不開的問題
多少人在深夜裏無奈的嘆息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
親愛的母親這是什麼道理

好一句「黃色的臉孔有紅色的污泥」

從前,我一直以為這只是羅大佑的歌詞對仗罷了

黃色對紅色

黑色對白色

 

後來,看了異域這部電影後

直覺的認為

「紅色的污泥」所代表的,是孤軍臉上的鮮血和著泥土

那是慘烈、那是悲壯的

 

今天,我同樣看到了一群垂頭喪氣的軍隊

一群 12 個軍人的隊伍

他們剛經歷過震撼教育

他們剛體驗過何謂現實

 

同樣的!他們也踏著這「紅色的污泥」

我希望他們會去體會


多少人在追尋那解不開的問題
多少人在深夜裏無奈的嘆息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
親愛的母親這是什麼道理


我很鄉愿的以為

「我找到了羅大佑所說的紅色了」

「我知道所謂紅色是什麼東西了」

 

就算這時候羅大佑站在我面前告訴我「你想太多」

我仍舊堅信

我找到紅色了!

育英小學…紅土 

2010 年 7 月 8 日,我在昌良村……發現紅色的土地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和小蛞蝓--兩個好朋友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