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顛覆觀念的顏色

肚子痛…很簡單,不就去蹲蹲馬桶就好了

這是再也簡單不過的道理

不過…怪了!
納悶的是…坐在馬桶上卻怎麼都「沒感覺」

有感覺的…還是下腹部一陣陣的刺痛


蹲了半天,看樣子也是沒啥「結果」
算了…大概是時間還沒到
肚子痛一下…警告自己等一下會再跑廁所吧…


反正也沒有結果,站起身來轉身正要沖馬桶
馬上一股涼意從腳底直達頭皮


任何人看到這種場景都絕對會不知所措、頭皮發麻


馬桶裡一大灘血!!!


是的!
那是很駭人的一灘血
剎那間我不知該如何處理
說真的…我連褲頭都忘了拉上來


「我早上有吃什麼紅色的東西嗎?」
「我早上喝熟茶…會是熟茶的原因嗎?」
「我……」


小蝸牛家裡是有大腸癌的家族史的
上完廁所發現馬桶那麼大一灘血
絕對會往那邊聯想的


我順手拿了張衛生紙往肛門抹了一下
「沒東西…」

我的腦袋裡不知轉了多少個念頭
都圍繞著大腸癌打轉

猛然一想…邏輯不對啊!
「沒道理啊…我剛剛只有小便而已…」

拉上褲頭剛走出廁所
下腹部突然像是狠狠的被人踢了一腳
只要是男生,絕對都曾經有這種感覺
那種痛…

小蝸牛不會形容

只能說是被踢到「那邊」

當場我就立刻在廁所門口蹲了下來
因為痛得無法站立
額頭上立刻沁出了冷汗


兒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卡通,渾然不知他老爸出了什麼事


在廁所外蹲了多久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後來慢慢的站起身子
捧著小腹緩步的蹭到了電腦旁的椅子坐了下來

「搞什麼啊…」
我亂了…
第一個念頭…我的「寶貝」怎麼了!><

小蝸牛已經有兩個孩子了
「寶貝」的傳宗接代功效已經遞減幾乎趨近於零
但是,仍然不能因此忽略掉他的重要以及代表的意義

坐下來休息了幾分鐘,疼痛感慢慢的消失
我不敢再亂動
維持著固定姿勢將近半個小時

好了!不痛了…

我很鄉愿的告訴自己…「沒事、沒事」

慢慢的站起身子,一陣尿意湧了上來
整個早上都在喝茶…少說喝了2000多C.C
半個小時跑廁所是應該的、也是正常的

緩步移到了廁所,沒有任何不適與痛楚
我真懷疑剛剛半個多小時是一場夢

先不管了…處理尿急的事比較重要

正當我面對馬桶小便時,那種恐懼再度襲上了心頭
眼前的場景顛覆了我的傳統觀念

「小便的顏色」

自小至大,我對「尿」的顏色一直是停留在「黃」「淡黃」「透明」
但現在,我眼睛所看到的是「紅」「鮮紅」「豔紅」

我迷惘了

一時之間還無法接受…
那…那…是我的尿嗎?

那一條完美的射線…… ^_^
怎麼換了色彩?


離開了廁所,我跟恩說
「巴比很不舒服,要到醫院看醫生叔叔」

「喔…」他看了我一眼,馬上跳下沙發,關了電視開始穿襪子

我有點驚訝,他怎麼那麼乖
願意自動關電視

突然想到
我是因為他生病而請假
結果去醫院看病的卻是我

這…這不是反過來了嗎?

哈哈…有意思~


和弟弟往醫院的路上,他一直問
「你在喘嗎?」
「你要打針嗎?」
「你敢吃很苦的藥嗎?」
「我知道牙醫阿姨在哪一層樓喔…」

看他天真的樣子
我突然覺得好難過
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麼事
就這樣子,一個男人拉了幼稚園大班的孩子進了醫院
現在,能給我鼓勵的,只有這一個6歲的孩子

心裡一直在翻攪著不好的想法
腦中一直在惦記著那一大灘血

諾大的醫院門診大廳
唯一給我力量與勇氣的,就是我所握的那一隻小手

掛了泌尿外科
強作鎮定的在門診外面等者…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和小蛞蝓--兩個好朋友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