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好累…



當作是無病呻吟吧…
天氣的變化導致每天睡眠不足,讓我週期性的發作又開始了
看著桌上、褲子口袋裡的類固醇
真的好想狠狠的把它摔到一旁
對這個藥,又愛又恨

精神的耗弱總是讓我會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當然,這是配上時事的

大陸參訪團要來,我要找人
ECFA會議召開,我要找人

我到哪裡找人啊!?

不要再把委員會當作是提款機了
我已經沒有這個老臉可以賣了,人家也不會買我的帳了,不是嗎?

是委員會的「苦」沒人知道?
還是我們的「好」都讓人家知道了?
因此,有了錯覺…
缺人找我、要弄活動找我

然後,自以為是的攬了自認為有料的東西在身上
卻惹來一身腥

前幾天小C來找我聊天,一個畢業了七八年,當了爸爸的學生
聊天當中冒了一句話出來…「大哥,你不是打算要離開嗎?不是在台北有個…」
突然驚覺
我這個念頭有那麼久了啊?!

以前,我很快樂的和學生玩在一起
現在,我很痛苦的執行著一堆計畫

我的、孩子的熱情不再有
我的、孩子的想法不同調
我的、孩子的觀念不對稱
我的、孩子的作法不一樣

怎麼辦?

半夜喘醒了,就只能乖乖的等待黎明
等待的同時,就只能呆呆的胡思亂想

其實,我是恐懼的、我是無助的!
該死…真該死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和小蛞蝓--兩個好朋友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