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業務有交接,但為什麼我還是覺得事情又是一件一件來
根本做不完
一下子要那個、一下子要這個

早上,剛坐下來不久,就被告知「某大學來訪……」
哇靠!說來就來喔…(其實上面早知道友校來訪,不知為啥要保密到家)
業務解說落到我的身上
我就納悶…

別的老師沒辦法解說嗎?

收完命令後…就開始被各高中職的老師們電話騷擾
重複回答一而再、再而三的問題
如果碰到有禮貌的,我會很高興、心甘情願
但是碰到腦殘的、不知所云的…
那真的會讓人抓狂想摔電話

突然,遠方喊了一聲「XX大學校要來了…」
要命!趕緊丟下手邊的工作,忙著架機器、接網路、弄電腦
此時我的腦中又出現了一個聲音「這個東西是我要做的嗎?我又不管器材、不管機器……」

可悲的反射動作!西厚…

莫名其妙的解說完了,一晃眼到中午!半天就過了

吃午餐嗎?不……「那個東西好了沒?」這個中午的午餐又報銷了
我討厭、很討厭、非常討厭長官常常沒頭沒腦的丟一句話過來
彷彿我的腦袋裡面隨時都有雙核心、四核心在多工作業
每每聽到這種問題,我就很想立刻回嘴「還沒好…」
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問什麼東西啊!
沒主詞,就一個代名詞「那個東西」

阿災…那個東西是什麼東西?

如果我的業務只有「那個東西」,那我一定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東西」
偏偏我的東西有很多東西,你要的東西不是我想的東西,給你的東西不是你要的東西
每次都要我回答「哪個東西?」長官才願意明說「就那個……」

為什麼話不投機半句多,就是因為這樣
不要以為每個人都可以從你們的一句話中理解完整的問題
也不要以為你的部屬都確實的遵守你的交待,將他放在第一順位、放在心上
我有我的輕重緩急分類
現在要應付的是全國近400個學校的腦殘問題
你要的企劃、說明,只要15分鐘就可以做出來
在我的心目中,它不是最重要的

如果要解釋是「認知不同」,我倒情願解釋為「你不懂你的部屬」

跟我要東西,不是我生不出來
一個月前要的一張估價單,學生就是不當一回事
我該怎麼辦?我能麼辦?

一直告訴自己這個學期開始,我要走自己的路
我不要再被業務追著跑、我不要再幫學生擦屁股
事實呢?

2天後活動的估價單我等了一個月都等不到
剩兩天,估價單就是不見蹤影
剩兩天,企劃書才丟過來給我

我會擦屁股,但我不擔責任了
擦屁股是因為我應該要進行危機處理
不擔責任是因為我不能再姑息這種心態與處事態度
不讓這一些陋習延續
不讓大家以為「反正大哥會幫忙」

如果你看到這一篇牢騷
如果你知道哪個人犯錯
提醒他一下
因為…不會有下一次了
當我發現自己是熱臉貼冷屁股時,滿腔的熱情也會被澆熄的

我有很多規劃,難得現在一步步的進行
想玩!就照我的遊戲規則走
否則…各玩各的…
我可以只管行政事物,這樣輔導會很輕鬆
我也可以什麼都協助,這樣業務會很繁雜

我想…以後只管你們的行政業務就好吧!
我無法對同學苛責,但我又無法忘記過去這一年的壓力與痛苦


也許,如大哥跟我說的

「當你懷疑自己的能力時,代表你的群體帶領模式出了問題」


我敢承認嗎?以前我不願承認…現在我敢面對了!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和小蛞蝓--兩個好朋友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