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P0703.JPG

一大早到小蝸牛的花圃澆澆花,又遇到了驚喜
原來上週馬利筋上還能看到最後兩隻毛毛蟲
結果因為葉子全被吃光
蟲蟲也就不知去向了

這是他們上週最後的倩影
這種毛毛蟲是沒「毛」的
所以比較不那麼可怕……
儘管如此,老婆大人仍然三申五令「不准進客廳」

嘻嘻,想起了小時候家裡後院葡萄樹上,每到春天總是有一堆鳳蝶的幼蟲
(自己的印象中家裡是沒有柑橘類的樹,怎麼會有鳳蝶幼蟲就搞不清楚了,大概是鄰居家有種吧…)

鳳蝶的幼蟲,尤其是五齡的,翠綠的身體、大大的頭、活像是眼睛的斑點
爸爸也不懂,抓了就給我們三個孩子玩
問他這叫什麼蟲……

「葡萄樹上抓到的,就叫葡萄蟲吧…」

呵呵…葡萄蟲三個字,我一直叫到了現在
還不太願意說牠是鳳蝶的幼蟲
彷彿一承認爸爸是亂說的,我的童年記憶也會瞬間消失

IMGP0702.JPG

才剛剛要澆水,突然發現鹿角蕨下面有東西在晃動
定眼一看……

馬上進房裡對著兩個孩子喊…
「樺斑蝶孵出來囉…」

後來才覺得用詞很怪
孵?……呵呵

如果我說「從蝶蛹裡出來了」…好繞口
但如果說「破繭而出」那又太矯情了,沒必要這麼文謅謅

嗯…還是用「孵」好了……^_^
反正孩子沒糾正我

IMGP0715.JPG

原本我以為孩子會比我更興奮
一個揉著還沒完全睜開的眼睛「我看到了」
另一個邊吃著手中的早餐邊回答「那是母蝶…」

怪怪…母蝶?!

我頓時楞了一下
「嗯…我…我也知道…那是一隻母蝶…」

見鬼了!哪裡看出來的啊?
IMGP0716.JPG



女兒抬起了頭看了看我,那種眼神就是在說「你知道?…少來了…」

窘了!賭上身為一個父親的自尊,我硬著頭皮…
「還不容易分啊…我…也也知道那是母的…」

不過,送女兒上學時,我投降了…

「妳怎麼分得出來樺斑蝶的公母啊?」
她邊脫安全帽,漫不經心的回答

「看翅膀背面幾個斑點就好,三個是母的、四個是公的…掰掰…」

看著女兒進校門的背影
突然發現…

爸爸的尊嚴真的是不值錢啊… > <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和小蛞蝓--兩個好朋友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