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05.JPG 

還沒天亮,四點多的一陣咳嗽把我逼出了房間
又喘了!

很機械式的晃到了客廳,拿出了類固醇吸了幾口
然後…呆坐在沙發上

我在等什麼?

等氣喘過去?還是在等著日出黎明?
等藥效發作?還是在等藥效沒作用?

每一次我有這樣呆坐的舉動,就一定會想起三浦淩子的小說「冰點」
冰點裡的陽子是那麼努力的活著,她也說過「絕對不會自殺」
不過,諷刺的是………最後她自殺了!

我和家人一起看電視聞如果看見「自殺新聞」,我會開罵
尤其是帶著孩子一起走的,我會咬牙切齒的詛咒那一些父母

我的信念就是……「生命是美好的,為麼要輕易放棄?」

但是,當我一個人因為這40年來的病痛而獨自沉思時
我承認……
什麼念頭都可能發生

我無法很正向的去思考…
我無法自己去鼓勵自己…
我無法說服自己我很好…
我無法高興的看著天明…

尤其,當我想到…
這40多年來,我有多少次為了氣喘無法好眠?

國中時,我就是一個瞌睡蟲,哪怕學校下課只有十分鐘
高中時,搬出家獨自生活,發現氣喘發作時自己好可憐
大學時,忍著不敢讓女朋友知道我有這個病,就怕吹了
服役時,高興有獨立的寢室,竟是因為氣喘不會吵到人

氣喘=孤獨=沮喪=無止盡的糾纏

現在,氣喘發作沒地方可以藏
只能躲在客廳裡,使勁的吸著每一口空氣、珍惜的吐著每一口氣
計算著服藥後的時間長短
盤算著最壞情況下的處理

煩了!我真的是煩了!

我的信念………「生命是美好的,為麼要輕易放棄?」

這是牢不可破的?
還是…

這不過是在我清醒時候的準則罷了!

創作者介紹

小蝸牛和小蛞蝓--兩個好朋友

小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